Search This Blog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Translate

Thursday, June 22, 2017

山打根圣玛莉主教座堂华文新领洗教友见证分享

钟玉莲Mary Chung Yuk Lan 见证分享

在还未参加慕道班前,我并不知道原来天主一直在召唤我。其实,每次当我去亚庇探望儿女时,我都会随他们去天主教堂,我也知道他们正在参与慕道班的课程,可是当时的我只是抱着去看看和陪伴儿女的心态,并感觉不到天主在召唤我。

天主其实很爱我,安排了我嫁给一个天主教徒。当时我的先生虽然已是天主教徒,但还未领坚振圣事,我们也没有在教堂举行婚礼。当我的女儿出生后,家里遇到了很多的问题,于是我和我先生就成了佛教徒。

在我退休后的这几年,我没有了寄托,也没有了人生目标,直到有一天在亚庇参加一位亲戚的殡葬礼时,我遇到了一位教友,天主就藉这位教友召唤我,邀请我参与慕道班,可是那时的我还未感觉到天主的召唤。直到去年的五月,有朋友邀请我和我先生去 Good Shepherd 教堂上课,我们就这样上了一个多月的课。后来有一位天主教友问我为何不要去天主教堂,并向我讲解天主教和基督教之间的差异。我仔细地想了想,既然我先生、儿女、孙子都是天主教徒,我应该选择和他们一样才对,所以就决定参加天主教的慕道班了。

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决定,尤其是我的儿女,他们的支持让我觉得天主真的很爱我。今年的复活前夕,我领洗了,我的儿女都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老远的飞回来以示他们对我的支持,我真的非常感动。我的前半辈子是佛教徒,而今我回应天主的召唤,并领受了入门圣事,这是我毕生难忘的事。在天主爱的庇护下,我找回了我的人生色彩,而且生活的很快乐,在国外的儿子和媳妇知道了都很开心,也很放心。

在此我要感谢所有的神职人员和慕道班老师的教导及支持,更要感谢天主赐予我美好的一切,阿门!


钟仁杰Titus Chung Yin Chieh 见证分享

要说起为什么会加入教会?那就要从我小时候说起了。不对,应该从我父亲的年代说起。

我父亲是古达人,从小就在教会学校念书。根据母亲的叙述,父亲是已经领洗了的教友,圣名是Paul,还曾经当过辅祭员,教会里的老教友都认识我父亲,所以我从小就对教会和主耶稣有基本的认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父亲搬来了山打根,从那时起就没有到过教会了,但是他和教会的老朋友还是有保持联络。父亲往生后,母亲决定要以天主教的仪式来办父亲的丧礼,可是我们从未到过教会,也没有任何文件可以证明父亲的教友身份,这时幸好认识父亲的教友们, 他们是陈耀庆兄弟和锺长老站出来为父亲作证,让父亲得以举行殡葬礼仪。

父亲的丧礼过后,教友们都来邀请我和母亲加入教会,可是因为母亲是中风的病患,平日并不轻易出门,而我那时也没当是一回事,所以就不了了之。一直到了2014年中,我得了抑郁症里一种叫恐慌症的病症。自从病了以后,我每天都生活在惶恐不安中,甚至完全不想进食,也曾有过自杀的念头。去找医生,医生说是感冒;去找朋友聊,朋友问我是不是疯了;去拜拜、去找马来巫师,都无济于事。

一天下午,实在是觉得太辛苦了,我就问朋友有没有医生可以介绍一下,可是朋友并没有什么好建议,我只好漫无目的的街上乱找医生,那种无助的感觉真的好痛苦。突然,“医学博士”四个字引入眼帘,我就赶紧跑了进去那诊所。咨询过后,医生说我是抑郁症,叫我不必担心。吃了医生开的药,我的情况有好转了一些,也吃得下一些食物了,可是内心还是一直惶恐不安。这时,我想起曾看过一篇报道说某某明星得了抑郁症,后来去了教会一段日子就痊愈了,所以我就找了我的代父带我去教堂。去了教堂一段时间,我的情况开始有好转。这时,代父建议我和母亲去慕道班上课,可是母亲因为行动不便,不想麻烦别人,也不想见陌生人,所以就拒绝了;而我也因为不太了解情况而选择离开了教会。

2016年农历新年期间,母亲突然往生了。这时,我慌了,母亲的丧礼该以何种仪式进行呢?我心想,既然父亲是采用天主教仪式,母亲也应该跟父亲一样才对,于是我就找了表姐去问神父。神父说由于母亲不是教友,根据教会的规定是不允许的。表姐就向神父解释说我父亲是教友,母亲也是有心要加入教会,可是因为生病的原因一直没有付诸行动,而我已经开始有去教堂了。
母亲丧礼那天刚好是农历新年开工的第一天,我们在殡仪馆等了好久都等不到教会的兄弟来,表姐就联络神父,神父说他们已经在来着的路上了。当表姐跟我说神父和教会的兄弟们来着的时候,我说教会的兄弟来,我已经很感恩了,神父亲自来,不可能吧!这时刚好代父站在我旁边,我就直说了:如果神父真的来了,我立刻加入教会!话一说完,代母就叫我回头看是谁来了。我转头一看,Father Sunny 居然真的出现在我眼前。当时神父穿着便服为我的母亲念经。我好感动,我当下就知道主耶稣并没有因为我的离开而放弃我,派遣了神父来找我回去,而我也心甘情愿的回来并加入慕道班。

入了慕道班学习后,我才知道原来父亲从小就用天主的话语来教导我们,他的口头禅是“天阿爸 TOLONG”。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天阿爸”指的就是天父,原来父亲虽然没有再到过教会,但是他的心里一直都有天父的存在。这一切都是主耶稣基督早就安排好了的,藉着神父把我找回来,我的病也因为我把一切都交托给天主而痊愈了。

     我因生病而来;我因不够坚定而选择离开,
     主耶稣基督没放弃我,在我需要时,派遣神父来引领我。
     感受到了的爱,我再次回来了、相信了、坚定了!
     面对困难和挑战,我祈祷,回应,让我更加坚信。

认识了主耶稣,我的心态变了、开心了、不再迷失了;听从的话、做喜欢的事情、也得到了回应,我感恩!



温国维Frederick Wan Kwok Fai @Van Nyuk Sing 见证分享

我九岁时就已经在天主教堂领洗,在领洗前也熟背两条经文——天主经和圣母经以及天主十诫。可是领洗后的五年里我并没有领坚振圣事,也没有办过告解和领圣体,不知不觉中我慢慢的离开了天主;也不懂是否天主离开了我!
24岁结婚时并没有在教堂举行婚礼,当时也不知这是大罪。我的女儿出世后,家庭就出现了很多的问题,事业不顺利、女儿也时常生病。当时的我很忧郁,不懂该如何才能平安的过完我的一生。我想过要祈求天主,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祈求,也不知该何去何从。这时朋友带我皈依佛教,就这样平安的过了几十年。
就在我信佛几十年后,天主召叫我重新回到教会,可是当时的我并没有察觉这件事。女儿说有位 St Fransiscan 的修女曾预言我会被天主召叫回来,首先就是要让我再次踏入教堂。2009年,我参加女儿在教堂举行的婚礼,再来是参加女儿的洗礼,接着是儿子的洗礼。修女所说的都一一应验了,可是我还是领悟不到天主的召唤。直到去年五月,有位 Good Shepherd 的教友邀请我去参加每星期一次的聚会,聚会中有唱圣咏、分享圣经等节目。就这样过了两个月,我体会到了天主给我的启示。

这时,我做了决定——我要重新回到天主的怀抱。我心想我的祖先都是天主教徒,我也应该跟他们一样。我毫不犹疑的立刻打了一通电话给一位认识的天主教友,这教友马上帮我联络慕道班的导师——Michael 黄士南兄弟,说我们夫妇要参加慕道班的意愿,很快的当晚我们夫妻就上了第一课。

我最难忘的事就是和太太在教堂补回我们的婚配圣事,那是既简单又隆重;而我最感动的事就是歌咏团的莉莉姐妹邀请我们夫妻参加报佳音活动,Michael兄弟说报佳音是传报福音的最好途径。现在我和太太都是歌咏团的团员,一切高声赞美天主。

在此,我要感谢Michael 黄士南兄弟,他不但帮我安排一切的圣事,也带领我进入圣经班,学习天主的圣言。我也要感谢所有慕道班导师的悉心教导,更要感谢天主的带领和为我所安排的一切事务。感谢主,阿们!


沈宇君Calvin Shim Yee Kuen见证分享

十多年前,天主安排我认识了一位天主教的女友。在交往时也知道她的父母是虔诚的天主教徒,然而这两位长辈对我并没有任何特别的要求和条件,例如:要娶我们的女儿就非得入教不可!岳父母在这方面真的给予我很大的空间。
结了婚之后,我很自然的每个主日随着太太一起去教堂参与弥撒。接着,两个小朋友相续诞生,也都受了洗,我每个主日也如常的左拥右抱带着进教堂参与弥撒。在这方面,我抱着的心态只是在尽我的责任,也希望天主能保佑一家大小平安,求个安心罢了!

教会去久了,道理听多了,我领悟到了一个真理,那就是耶稣从死者中复活,基督徒也因此而有了永恒的生命,生命的尽头是另一个新生们的开始,直到永永远远。我爱我的家人,更希望将来能和他们在主耶稣的国度里在一起共享永生。因此我决定进入慕道班学习、受洗成为天主教徒。
我信主耶稣、我信复活、我期待永恒的生命。阿们。



李有明John Lee Yu Min见证分享

我来自天主教家庭,我在襁褓中就受洗了,取名 John。感谢天主在五十四年后,召叫了我重回到祂的大家庭,领受圣体圣事和坚振圣事。
在记忆中,小时候住在一里半时,曾经去过几次圣玛莉教堂。在母亲的叙述中,带着我们几兄弟姐妹去教堂,犹如山马骝似的,在教堂范围坦坦转,跑上又跑下,难以看管。之后,在我八岁时,我们一家搬到九里半圣堂路,交通的不方便,成了我们渐渐不去教堂的理由了。

在我成年以来,我只记得去过五次教堂。为啥去教堂?哈,是去参加两位哥哥、一位妹妹、一位弟弟在教堂举行的婚礼;还有一次是在2015年父亲的葬礼。当时,不懂礼仪,人跪我跪、人站我就站。

父亲回到天主那里后,我却得了病痛。也就这么巧,当时有教会的祈祷团体来山打根,妹妹通知我去覆手祈祷。当时我不想去,只是想要领圣体,因为曾有人和我说过圣体的治愈力量。妹妹跟我解释说,要领圣体就得先要进慕道班学习、认识主耶稣;目前我唯有先去覆手祈祷。接受覆手祈祷的同时,教友们也不忘鼓励我再回到天主的身边,领坚振、领圣体。当时的我依然是右耳进、左耳出,无动于衷!

为了医治病痛,在2016年,我参加了气功班。气功班里竟然有十多位的师兄姐是教友,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教友,而是那种特热情、特积极的教友!他们时常鼓励我,并提醒我早日参加慕道班。2016年的慕道班在六月要开课了,四、五月时,他们催促我快去报名参加。最后我为了应酬他们,就敷衍他们说,等2017年的慕道班吧!

2016817日,我也不懂为什么自己会自动地填写了妹妹早已准备好了的报名表格,要参加慕道班。妹妹知道后,就说今晚要见神父啦,是慕道班招生的最后一天了!就这样,当晚我们就跑去教堂见神父了。
参加了慕道班,让我渐渐地认识了主耶稣,从中学习主耶稣的慈悲与宽恕;也开始学习如何查阅圣经、念玫瑰经。对于这些,之前的我从不曾碰过。慢慢的,也让我明白了是病人才需要去看医生的道理,难怪!

现在回想起来,主耶稣并没有遗忘我这只离群已久的羔羊,祂不断地以种种的方式引领我回群。与此同时,非常感谢慕道班老师们的循循向导,带领我走向天主的道路!                   

     
   周颖芝Zoe Toua Ying Zi见证分享

[恶魔的诱惑残害了我;主耶稣的呼唤和无私的爱拯救了我!]
小时候的我是拜观音的,因为舅舅的关系,在高中的时候我已认识主耶稣。当初的动机是为了想要多学习一些英文和认识更多的朋友;日子久了,这一切慢慢的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想法。虽然每个星期五小组聚会的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多,但是我却很期待也很珍惜。渐渐的,我爱上了主耶稣,有时还会和朋友分享我在小组里所发生的事。直到我踏入社会工作后,我再也没有参与任何活动或者进入教堂。

2014年,在朋友的带领之下,我参加了号角教会小组。从我抗拒到接受的那段期间,我感觉到主耶稣已把幼苗放在我心里,而这幼苗也一天一天的在我心中长大。那时候的我拥有一颗灼热的心,一直想学习如何做主耶稣的小羊,我每一天都会听圣歌(WORSHIP SONG),学习圣经里的圣言和祈祷。

201619日,我的身体不适,也发现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那时候的我正在西马旅行,只好强忍着痛。回到山打根后,我一直不敢去看医生而选择逃避,但是痛让我无法承受也让人担心。在同事和朋友的劝告和陪伴之下,我就选择了去X-RAY脊椎和肾脏。在过程当中,我听到医生在外面很大声地说:“不用再检测肾脏了,因为已经查出了问题所在——脊椎有很严重的伤,分别在L2L5的部位。”当时我还以为医生说的是别人而不是我的报告,当我踏出检查室门口时,医生一副很认真的表情一直看着我。医生向我讲解我的病情后,我百般不愿意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当时的我,看了无数的医生也听了他们的专业意见。

在新年期间的某一个晚上,我因病情突然发作,就去了医务所打止痛针,但还是无法减轻疼痛,医生只好安排我进医院的急诊室。医生帮我注射了吗啡和吊点滴,让我的疼痛可以减轻。在同样的期间,我的祖母也因病情恶化而入院了,可是我并不知道,所以没有去探望她,这造成了我一辈子的遗憾和痛苦的回忆。

接受治疗的第三天早上,我接到弟弟的电话说祖母去世了。当时的我因注射了三次吗啡,药性还没过,所以身体很虚弱。当我赶到医院时,我看到舅舅和弟弟在外面哭,我整个人都站不稳了,但还是坚持着跑进病房里,病房里的画面我至今都无法忘记。那时护士已经用白布把我祖母的遗体包了起来,我整个人呆住了,心痛得无法言语。我很感谢主耶稣当时为我做的安排,其中一个护士看见我,立刻叫她的同伴们把布掀开,让我见祖母最后一面。

当时的我无法接受祖母真的离开了我。还记得年初一时,我们还开开心心的拍照、聊天;而今不过几天时间,祖母就永远离我而去,而遗憾的是祖母临终时并未见着她最疼爱的外孙女。我整个人崩溃、无法思想、无法呼吸、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我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失去了健康、失去了最爱的亲人、失去了对人的信任,我只会一直哭,脑海出现的都是我和祖母的回忆。我是祖母一手带大的,祖母对我无私的爱,是无人可以取代的,也因为有她,我才得以撑过我的疼痛;祖母的突然离世,让我顿时失去了重心。

祖母离开后的第二天早上,我突然迷失了自己,我做了一件对不起主耶稣的事——伤害了我自己。当时,肉体上和心灵上的痛一直在折磨着我,让我无法再承受,我想要解脱这一切,而解脱的唯一办法就是——死。我试了很多的方法,可就是死不了,我知道这是主耶稣和祖母在护佑着我,但我并没有停止伤害我自己。我绝食绝喝了三天,我拒绝亲人、朋友的探访,我甚至拒绝聆听主的呼唤。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哭泣,就这样我得了忧郁症和自杀的倾向。我知道世界上还有许多比我更不幸的人,最起码我还可以行动、吃饭、睡觉,但我就是不能控制我自己,当时的我被恶魔控制住,一直在做伤害自己和主耶稣的事,我把自己藏了起来,不敢面对主耶稣,因为我不配。

直到2016年的9月,舅舅一直劝我加入天主教,那时的我对这事还是有所抗拒,但最后我还是去了。慢慢的,我在教堂认识了很多朋友,特别是青年团和Michael黄士南老师,是他们拉近了我和主耶稣的关系,在他们身上,我感觉到被爱和被关心。渐渐的,我走出了恶魔的控制,也坚定了我信靠主的意念,我重回到主耶稣的怀抱,我心中的火苗再次的燃烧了起来,我也决定了要领洗成为天父的儿女。对于我的病,我不再抗拒,反而当它是我的家人,学习和它相处,因为我知道主耶稣不会弃我不顾,祂会为我安排所有的一切。

现在的我虽然也会因为无法忍受脊椎的疼痛而住院、打针、吃药,但我也认了也坦然接受了,因为我身边有主耶稣、家人、教会的兄弟姐妹、朋友、爱我和关心我的人在支持着我。因着舅舅和号角教会,我认识了主耶稣;也因为爱,让我得以重生,回到主的身边并认识了青年团的弟兄姐妹。无论是家人或教会的兄弟姐妹,我很感谢你们的出现,因着你们付出的爱和关怀,让我得以抵挡恶魔的诱惑。一切荣耀归于天主,阿们!                


   
      桂林Amy Lee Sew Yeong 见证分享
  
我信奉佛教已经二十多年了。在这段漫长的时间,我们夫妻家庭生活并不美满,经常因家庭和孩子的问题吵架,毫无安宁。不开心、埋怨经常挂在口中,接近我的人,都能体会到我那不满的情绪。
我是开女性理发院的,有一位经常来店里的顾客是天主教徒,在她信仰的熏陶之下,有时会随她到教会唱诗歌,听神父讲道,虽然生活上有些改变,不过夫妻生活仍然有问题,不协调。

很奇妙,有天晚上在睡眠中,有个声音对我说:你要原谅他(指我丈夫)!我惊醒了!谁说话?何方圣神?莫非是天主!

从那时开始,我的心变得火热,渴望想多知悉关于主耶稣和圣母的事迹,如有避静、讲座都会想参与。就在去年,我随同教会的朋友去丹布南,孙秀云修女处——加尔默罗会院避静中心。当时我是带着疾病前去,感谢天主,经过其中一晚朝拜圣体,阿肋路亚,我的病得到痊愈!

从那刻起,火热的心催迫我,渴望追求主耶稣。经过教会的朋友不断的鼓励、劝勉,我终于参与了圣玛莉主教座堂2016-2017年的慕道班课程了。很欣慰,很幸福,经过复活节前夕的洗礼,我终于成为天主教徒了,身心灵都得着平安喜乐。阿们!               
                                                           
蔡顺乐Hugh Chua Soon Lark见证分享

2013年,我是一个拜神佛的人。那时,我两岁的幼儿带动我去教堂,不过也只是偶尔去参与弥撒罢了。

2014年,我开始相信天主,也开始得到很多的证明,可是我还是有所保留。

2015年,我的儿女开始了慕道班的课程,我领悟到天主一直在护佑着我和家人;在年尾,我烧掉了我家的神台。

2016年四月,我报名进入慕道班。在老师们的带领和讲解下,让我更深入的体会到主耶稣基督的宽仁和慈爱。


2017年,在天主的护佑下,我经过了种种的考验,也跳过了一个个的关卡,我领洗了。感谢天主,感谢老师们,今天的我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天主教徒了。
            


邓浩玮Philip Thien Hao Wei 见证分享

我出生在一个信奉佛教的家庭,从小就拜佛。2004年,我认识了一个天主教的女朋友(现在已是我太太),2008年开始每个星期随她一起去参加弥撒。持续的参加了八年的弥撒,可是却没有要加入天主教的念头,可能那时我还不够认识天主,也可能还未是时候。

就在2016年,我感受到天主的召唤。祂的慈爱,加上八年来神父每个主日所讲的福音和道理,让我心中早已埋下的信仰种子萌芽了。我太太一家都是天主教徒,他们对我的爱和教堂里的教友对我的关怀,让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教外人,这种奇妙的感觉让我觉得是时候融入这个大家庭,成为天主的儿子了。


在慕道班里,我从老师们那里学习到很多,让我更加了解天主和祂的慈爱。就在2017年的四月,在天主的引领下,我领受了入门圣事,成为天主大家庭的一份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olemn Charge ~ Year of Faith - Read the Catechism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a Year

Gadget

This content is not ye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Mengikuti Jejak Kristus

Mengetahui dan Mengasihi iman Katolik

CATHOLIC APOLOGETICS

New Advent